岁月是把杀猪刀,恍惚间人渣送的这幅字画已经在寝室的墙壁上待了两年多了。每每看到这幅字画便思绪万千——《满江红》《水调歌头》”非情书”&So on…

字画在军训时挂了一个月之后掉下过一回,后来在墙上贴了一张纸,再把挂钩粘在纸上便再也没掉过了,人类的智慧是无穷的。

字画

三句话中最富深意的莫过于「急速与至慢」了,这个高中阶段“公开的秘密”在这就不多扯了,封存在记忆深处甚好

话说认识人渣已是6年前的事了,以当时人渣在Go Front Middle School的表现,不认识似乎是不可能的,初次踏入九方,录取榜上的榜眼便是人渣了。各种公共场合的演讲报告&红榜上基本也都少不了他的身影,茶余饭后总能在各种场合听说人渣的传奇故事,最神奇的便是舍友志浩:“他的大脑简直就是照相机,能把老师上课的内容一张一张照下来…”。对于这类神奇的物种,我辈只能膜拜之,当然,高一那时人渣是不知道有我这么一个“无名小卒”的。

相比人渣华丽丽的出场,我的故事则显得“卑微”的多。05年的夏天,我第二次踏入九方的大门,随后便在这里度过了最美好的高中三年。当然,来到九方是非常意外的,当然也是非常幸运的,正如Tom hanks所说:“Life is like a box of chocolates:you never know what you’re gonna get.”初升高的第一志愿中填写的其实是二中,并未考虑过九方,但二中实在是强手如林,在二中的自费录取榜(比公费生多交8000)中翻山越岭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名字。。。过了几天初中的韩校长打来电话让我去九方报个到(可以公费录取),没想到这一去就去了3年

「杂碎」这个小名为「人渣」所创,以下摘取人渣部分日志

那个数学拿满分,长得黑黑的,一脸看上去冷冷的家伙,应该不怎么好接近,杂碎是也。。。

P.S. 我高中的时候特别黑,特别特别黑!!!当然,现在也是比较黑的

高二下从校外搬到了学校公寓,洗衣机、热水器、空调&so on…一个学期也就300左右,再加之和蔼可亲的寝室老师,夏天的中午提前帮你开空调,冬季的时候可以让老师提前开热水器,回寝室就可以吹空调洗热水澡,住在里边很舒服呀!有没有!!那时人渣睡我上铺,丫的,睡之前人渣偶尔也会伙同其他人一起八卦八卦,老实的我便理所当然的成为他们调侃的对象。。。

人渣的字写的很好,我很喜欢看,现在手头保留有人渣08年的硬笔书法《满江红》&《水调歌头·明月几时有》,还有就是上面所说的这幅字画喽

一天和小雨打电话时不知不觉就说到了人渣,小雨说我和他相比差距最大的就是我不够努力,这一点我是赞同的。让我自己来评价的话,人渣很man,不管在他身上发生什么事,始终能以坚定的步伐走过一道又一道坎;另一个就是对人对事非常专注,这一点很值得学习。

人渣推荐的《明朝那些事儿》我到大二才陆陆续续把七部书看完,最近拿着Kindle又温读了起来,虽为野史,但作者理性分析历史的方法与思维是值得借鉴的。《明史》这种浩繁的史书我实在是提不起什么兴趣,二来偌大的西电,竟然找不到几本史学方面的书,二十五史更是残缺不全,不过图书馆3楼自习室里边各种未借的高数英语辅导书倒是一片一片,为西电默哀之。。。

2012年1月7日和8日,这两天对绝大部分考研一族来说是意义非凡的两天,我想对于人渣尤为如此。翻箱倒柜找到了09年的“非情书”,与君共勉:即使日后身陷绝境,亦需坚守,万勿轻言放弃。原则与理想始终如一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