补充: 出于简洁的目的,下文不对GNU/Linux distribution 和Linux kernel做严格的区别,意思大家懂就好

RT, 自己真正开始使用Linux还只是在一年前,至于第一次听说有Linux这个系统则说不清了(总之在大学阶段咯),只记得刚开始听说有Linux这玩意儿的时候还老把它和UNIX搞混。第一次见人玩这个貌似是bigeagel, 还记得那是大一下院科协的一次技术交流,请了lvzongting, bigeagel, hrn等一批技术大牛给大家开了开眼界,吕大的知识面很广,从电子讲到机械再就数学展开,令我等后生膜拜不已。交流快结束时, b哥在台上兴奋地(这就是geek的表现呀!!)给我们演示了Linux下通过命令行登录系统和终端下打开网页。当时的我真是看傻了眼,只见登录系统后屏幕右侧就飞出一头牛来!(不知那是头公牛还是母牛…),没想到Linux下的那些黑框框下还可以玩出这么高端的东西!!不过当时的第一想法并不是回寝后马上装个Linux来玩玩,而是——这货就不是普通人能玩得转的,只能望而止步喽
再次接触Linux则是室友在我电脑上的虚拟机里装了Ubuntu, 默认的桌面环境是经典的GNOME2, 也正是这个发行版让我彻底改变了对Linux系统的看法,原来除了终端之外还可以使用「亲民」的图形界面。当然,Ubuntu只是那成百上千发行版中的一种,它的易用性是得到地球村人民的公认的,一些geek可能会不太喜欢这个发行版。我想对于广大的普通民众来说,他们并不关心用的操作系统内核是开源的还是闭源的,是单体内核还是微内核… 他们关心的是系统是否易于使用,是否需要太大的学习成本,办公上网的软件是否齐全,遇到问题时是否便于找到答案… 对于天朝大多数人们来说,正版OR盗版则不是他们所关心的,不过从现在的形势来看,正版是大势所趋。

真正让自己弃Windows而转投Linux的怀抱的有两大转折点,其一是受王垠的《完全用Linux工作》影响,其二则是b哥的帮助。最开始看到王垠的那篇长文时那叫一个激情澎湃呀,恨不得马上把硬盘里的Window$打进十八层地狱,永世不得超生。在自己最开始使用Linux的一段时间里,时不时地也做起了Linux的「传教士」。待到头脑清醒时,发现Window$其实也不是那么一无是处,没有哪个系统是完美的,Linux也有不少缺陷,不过它是最适合广大geek使用的系统。而真正让自己完全使用Linux的则是b哥,最开始我装的是Ubuntu10.04, GNOME2也还比较讨我的喜爱,不过最大的缺陷就是联网的问题,时不时地就断网了,甚是恼火,而且系统刚开始用嘛,还有不少软件要升级或者做一些配置工作什么的,不能联网能搞个毛线?!所以慢慢地也就很少使用它了。但是好在学校还有个Linux社区,最后就是由b哥帮我解决了这网卡驱动的问题并成功地把我拉入了Arch的阵营,现在我也越来越喜欢Arch了,no版本号,只需一条sudo pacman -Syu即可完成全面的升级。不过要想做一名真正的Arch Linuxer,折腾的劲儿是少不了的,虽然Arch是没有版本号的概念,但是Arch一些「激进」的做法有时会让你蛋碎不已。其它诸如Ubuntu虽然有版本号的概念,但也是可以通过工具平滑升级的,不过过程相比Arch来说较为曲折一些。

使用Linux这一年,感觉Linux发行版中的软件源甚是便利,犯不着像Win下更新个软件大多数时候还得上他们的官网先下载,然后再让你选择安装位置是放C盘还是D盘,再让你点一堆next, 这还没完咧!后边往往还会有一堆垃圾软件等着你呐!!恶心!!!安装软件在Arch下只需一条指令即可, sudo pacman -S [软件名], 再输入一个y确认即可。也许刚从Win转到Linux下的用户大多有这样的疑问,Micro$oft 的Office软件怎么装?浏览器在哪?相信随着时间的推移,这类「幼稚」的问题都会得到满意的答复的,那也就是你融入开源这个大家庭的时候了。不体会开源之利(力?),不尽知闭源之害!